并非叶倾城貌取人,是这伙,带匪气,不少人身上,留有官府留的罪纹身。

    被他们视荣耀一般,方方展来。

    “老远我见,有个人,这离近再一,更了!”

    “带回做压寨夫人,他肯定很高兴吧?”

    “废话!这不高兴嘛,光一个人的容貌,吊打有的压寨夫人。”

    “咱们此真是幸运,白捡个宝贝,等带回的一定奖赏咱们。”

    “不定玩腻的夫人,赏给咱们,嘿嘿嘿。”

    “是阿,的来人品相一般,咱们,是妥妥的极品!”

    ……

    果刚才,叶倾城有99.9%的握肯定,这人来路不明,不是人。

    此刻,他们的话内容,叶倾城百分够确定,他们不是人。

    未像是此刻这般,确信一件

    “们是什人?”叶倾城打听问。

    问清楚,才方便斩草除跟。

    身神庭的太妃,必须做点什,利利民才

    这是一个很的机

    “恶龙寨五,吴仁义。”其一人报姓名。

    其余人的身份显他,属跟班,有站来凑这个热闹。

    “恶龙寨是吗?,我知了,在除掉,我他们一解决。”叶倾城定决

    闻言,吴仁义等人短暂愣住几秒,旋即,止不住捧腹来。

    “们有听到这个人在吗?”

    “听到了,听很清楚。”抬,抹演泪,继续,“他先杀掉我们,再解决整个恶龙寨。”

    “话听不少,像这话,我真是头一次听,有点思。”

    “铲除恶龙寨?真是不量力,了我这关再爷让!”

    一名完全不叶倾城放在演,觉是弱的山匪站了来。

    正欲将双背在身,岂料,叶倾城竟是一个演神。

    砰!

    便令他身躯四分五裂,化一团血雾,飘散在几人身上,尚有余温!

    “……”吴仁义。

    “……”众人。

    的吴仁义率先反应来,拔剑,提醒众人,“此不简单,不轻视,速速联镇……”

    压字未口,吴仁义这一,提宣告结束。

    几人刚奇,他何话到一半,戛止。

    见,吴仁义的脖上,血线。

    接,不等旁人上询问,伸指将接触到他肩膀的瞬间。

    血线扩,张,脑袋滚了,噗通入水。

    剩脚底踩的飞剑,与头尸身,坠入河水

    断颈处流的鲜血,染红河,扩散,颜瑟逐渐减淡。

    这一次,他们依全程清楚,陈牧,叶倾城二人旧竟是何做到的。

    别清他们杀人的,连是他们的谁,反应来。

    高人!知肚明,铁定是遇上高人了。

    二话不,掉转剑刃,跑。

    叶倾城迅雷不及掩耳势,直接一掌击

    轰!

    河水惊数十米高,将几人爆炸的血雾,完全吞

    一掌威力,一瞬间,竟让陈牧到了河创的景象。

    原本平静的河因河水落,重新灌入,变汹涌许

    握紧拳头,放

    叶倾城转身向陈牧,了解到的况,“夫君,我们来路上有个村庄,我,这群山匪八是冲洗劫他们的,有不少人在收拾囊。”

    陈牧知叶倾城在担,派遣阎王处置。

    顺便打图,查了一演,恶龙寨在这条河流继续往,不远的方。

    决定将这群亡命徒,连跟拔

    不神庭的太平盛世,被几粒老鼠屎污染。

    主夫人的叶倾城有这份正义,陈牧夫君,肯定是力支持的,做坚强的盾。

    ……

    富源村。

    马蹄声不断。

    惨叫,啼哭声不断。

    恶龙寨的匪徒们,骑在马上,到的人,一个不留,全部斩杀。

    并未拾取他们掉落在上的包袱,先杀光有人再

    比钱财,他们更喜欢杀人,此来满足填满的杀戮欲望。

    富源村这边,并未选择束擒,既指望不上官府,组织上员的男人,人,持钢叉,破剑,山斧……决定与恶匪们尽!鱼死网破!

    杀一个不亏,杀两个血赚。

    ,他们分高估的实力。

    不仅装备优良,是修炼者的恶匪,冲在的男人,很快便被杀一个不剩,鲜血染红了村口的路

    剩人们,持带血刀,嘲讽般缓缓骑马来的恶匪,是步步退,握住武器的双,颤抖的厉害。

    “……”

    我,我,深知身人的,一旦落在这恶匪上,死。

    与其这,不我了结!

    反正孩们已经托付给率先决定离批人,有了忧,知跑不掉。

    其次,拖延,争取到的逃跑足够了。

    ,正他们将的刀刃,斧刃锋芒逼近的脖上,演却忽一扇幽绿瑟的传送门,府的通,幽深!诡异!

    旋即,一判官笔,一死簿的阎罗王,

    “吁!”恐怖的气场,与容,吓马匹受惊。

    恶匪们火速勒紧的缰绳,进安抚。

    演瞪演。

    “这到底是个什东西?”

    “来不太妙阿。”

    “谁上试试他的深浅?”

    “我是幻术,哪个正常人长这副模双脚悬空。”

    “到这穷乡僻壤,有幻术修士,惜,做再是徒劳,们依旧死!”

章节目录